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混APH,HQ,全职,盗笔,es,我英的老年人。
最美不过夕阳红×
取名字依然德云社
好想剪东西还是老老实实刻章子吧
混乱邪恶
ピースサイン
世界第一TSP

我永远喜欢屁帘子!啊不,TS!
他们是最闪亮的星!⭐⭐⭐⭐
太可爱了!重燃写北斗星的欲望!

贼拉可爱了!谢谢小天使♥

沫:

@这心里啊满满的都是咔啊
太太對不起。
其實我不會畫畫(...)
甚至失去了打tag的想法

一天


钻石组
钻石×波尔茨
并没有什么甜甜的恋爱故事,有的只是兄弟俩腐朽的关系。
钻石有点黑瞎几把写

“又是这些无用的书。”

波尔茨踏进房间,看见的是兄长被埋在书堆里的样子。

“并不是什么无用的书哦。”钻石拍了拍书上的灰尘。

“纸很宝贵,用来写这种东西只是浪费。辰砂没说错,你这个恋爱脑。”波尔茨眼神冰冷直视钻石的眼睛,像在下达什么通知书。

“嗯,我喜欢恋爱故事啊。”钻石依然是那副温和的模样,不会生气。

“时间到了,走吧巡逻。”波尔茨整理好腰间的刀,率先走出去了。

“波尔茨,等等我啊。”钻石匆匆忙忙的带上刀追了上去。

“波尔茨,波尔茨。”钻石追逐着弟弟修长的背影。他其实很喜欢这样,保持一点距离的追逐着波尔茨。

他们,理所应当是这样的。

“太慢了。”波尔茨转过身,带动了漆黑的长发。

“对不起哦,波尔茨。”钻石双手合十,请求弟弟的原谅。

“走吧。”波尔茨接着训练,只是这次的步伐稍微放慢了些。

走到临近海岸时,月人出现了。

祥云上不详的敌人舞动着,扭曲着。

波尔茨在钻石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早已上前。和往常一样高效又高速的解决了所以敌人。

钻石看着波尔茨的背影发呆。

波尔茨,很强。

非常强。

是当之无愧的钻石。

和我不一样。

波尔茨……

……

钻石攥紧了刀柄。他为自己感到羞耻,可悲又可恨的自己居然还有想要波尔茨消失的愿望。

我是喜欢你的吧?波尔茨。

巡逻很快结束,傍晚很快降临。

该回去了。

“咚咚。”敲门的声音带着石头撞击的清脆。

“谁?”波尔茨打开门,夜晚的他行动不是特别灵活。

“钻石?”门外站着他的哥哥,钻石像往常一样笑着试图挤进波尔茨的房间。

房门关上,钻石迅速的凑了上来。

并不濡湿的干燥的亲吻袭击着波尔茨。

波尔茨没有拒绝。

“明明是兄弟却有这种关系,真的可以吗?”波尔茨望着钻石,表情却是从未见过的悲哀。

“可以啊,因为我是恋爱脑嘛。”钻石轻轻的微笑着。

钻石反弹大法好XD
💎💎💎💎💎💎💎💎💎💎💎💎💎💎💎💎💎💎💎💎💎💎💎💎💎💎💎💎💎💎💎💎💎💎💎💎💎💎💎💎💎💎

深海炼狱

脆皮组

是在哪里呢?

浮浮沉沉,浮浮沉沉

是在哪里呢……

法斯猛的从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喘着气像是肺里没有了空气一般——虽然没有空气对他而言没有什么影响。

法斯做了个梦,不愉快的梦。

在水中,在深海里。越沉越深,越沉越深。看不见光,触不到底。像在无休无止的往下落一般,就像爱丽丝掉入兔子洞。

可是法斯不是爱丽丝,他追寻的也不是兔子。

他追寻的是什么呢?好像是一团火焰。夺目的,却又不刺眼的一团火焰。

他像飞蛾扑火一样,追寻着这团温暖。

是火焰吗?是的吧。

反正一定是温暖的美丽的事物。

法斯抱住自己的腿,把脸埋在腿间思考这着没头没尾的梦。

算了!想不明白了。法斯拍了拍自己的脸试图让自己清醒。

不知道的事就去问辰砂吧,辰砂什么都知道。

法斯向来是个行动派,想到就要做到 。虽然现在是深夜,虽然现在行动会很累。但是他就是一刻钟也不想浪费,他有预感去问辰砂一定会得到答案。

他开始跑步,他要去找辰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急,但是他就是不想停下来。

跑出了很远很远的距离,终于到了。月光下面,闪闪发光的辰砂更加显眼。

“辰砂!”法斯远远的冲辰砂挥挥手。

辰砂瞪着眼像是没看到一样。

“辰砂。”法斯跑了过来。

辰砂看着法斯皱起眉头,他觉得他可能永远都不能理解法斯在想什么了。深更半夜的跑出来,虽然月人晚上出没的很少,但是仍然有可能出现啊。

“辰砂,我们为什么会做梦呢?”

没写完
是预告
XD

追寻永恒的太阳

x北斗星
x宝石之国AU
昴流-日光石
北斗-蓝锥石
真-萤石
真绪-石榴石

“明星,你在哪?该巡逻了。”

早晨六时十五分北斗准时开始找寻他不靠谱的搭档,北斗并不怎么美好的一天是从这开始的。

“小北!我在这里。”浓密的草丛里探出一个头,耀眼的橙色宝石经阳光的折射更加闪耀。

“明星,你在这做什么?该工作了。”北斗走近明星,看着对方只剩一个头在外面的模样有些苦恼。他实在是不能理解明星每天翘班是在做什么,无意义的事情是不需要的。

“晒太阳啊,小北。阳光暖烘烘的,你也来晒吧?”明星伸出手,虽然这时亮晶晶的眼睛是很可爱但是北斗可不会就此投降呢。

“呆瓜。”北斗敲了敲明星的头,如意料中的一样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不要浪费时间做无谓的事了。”

“诶…小北太死板啦!我们是宝石啊,永远无穷无尽的时间哦。生命长的没有尽头呢,我现在可是连我几岁了都不太记得了。”明星歪头想了想。“几百岁应该有了吧?五百?六百?”

“你五百六十岁了,呆瓜。”北斗终于看不下去了下意识的又敲了敲明星的脑袋。

“小北好过分,今天是第二次说我呆瓜了。”明星捂住头一副受伤的表情。可是谁都知道,宝石人是不会感到痛的。

北斗也不揭穿他顺手揉了揉明星的头。“不想我说就乖一点。”北斗伸出手,“我们该走了。”

“好的,小北大人!”明星握住北斗的手,使劲站了起来。

“该走了。”“嗯!”

手依然没有放开。

“小北,今天好和平啊。”明星看了看空无一物的天空,冲天空挥了挥手。

“和平很好啊。”北斗整了整腰间别着的刺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感觉心里静不下来。

北斗的预感很快就灵验了,刚刚还空无一物的天空突然闪现出了月人。这次月人的人数有不少,云上的月人虎视眈眈看着耀眼的明星。

北斗和明星进入了备战状态,硬度相同又是多年老搭档的他们对彼此都十分熟悉,默契十足。

韧性较好的明星一马当先,轻飘飘的踏上北斗的刀刃用力一跃靠近了月人。明星看准时机握紧刀柄向前刺去,此时月人却露出了微笑……

等到明星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晚上。这时他正躺在医务室里,身边围满了人。

他一醒人群便躁动了起来。

“明星醒了!”

“明星,怎么样?没事吧。”

……

明星直起身来,“没事哦,大家不用担心啦!”

“呜哇!明星君你真是吓死我了。”小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明星,你还好吧?”真绪也开始疏散人群。

“嗯,没什么大问题哦。”

“真是太好了,明星君。我们现在就去告诉北斗君吧。他为了你的事一直在自责。”小真握住了明星的手,刚刚准备出发却听到……

“北斗君是谁?”


又开坑了我不要脸了
XD

指尖

x光系出胜
x单纯的甜饼
x时间线混乱
x原作情节有改动带着滤镜看世界XD

蝉鸣的夏天。嘭的绽开的,在小胜指尖上的花。

四岁那年的夏天是小胜个性觉醒的日子,无意中的小胜个性突然觉醒了,爆炸在瞬间发生。小胜的掌心变得血肉模糊,离他最近的我也被热浪伤到。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甜味,虽然小胜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我仍然感受到了。小胜在恐惧,身体轻微的颤抖,像小兽一样的咬紧牙关。这是幼时的我无法形容的感情,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了小胜的手腕。或许我原本是想握他的手的吧,可是却还是只握住了他的手腕。他掌心的余温从他的手腕传递过来。

“小胜。”

此时生理距离是,5cm

“下午好……。”

不知道是该说幸运还是不幸的十五岁。刚刚在学校里说了要上雄英的豪言壮语并且被小胜教训了一番,回家的路上却意外的碰上了。

小胜一如既往看了我一眼便转过头去了。

一路无言,步伐稍快的小胜和我之间保持着一臂宽的距离。

今天是夏天,和四岁时一样的夏天。空气里弥漫着和四岁时一样的淡淡的甜味,已经长成少年模样的小胜的背影和儿时逐渐重叠。

不经意的,轻轻的伸出了手。却在距离他的指尖一厘米处再次停住。

我真是个胆小鬼。喜欢你啊,小胜。何时才敢告诉你呢?

此时心理的距离是20cm

“最强的人英雄你铺路,你可别再输了啊。”哽咽着说着这种话的小胜,我真的最喜欢了。“嗯。”没有别的话可以说我只能看着他。

小胜是不是快哭了呢?我觉得或许我该转过身去。

“你听着。”

“我会超过你的。”

“不止超过你,还要超过欧鲁迈特。”

“我迟早会成为最强的英雄的。”

我背对着小胜难得一见的感受到了他脆弱的样子。

我没有说话,我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面对小胜我或许总是说多错多,也许像这样安静的与他相处会比较好。

已经达到谷底的好感度,大概就不会再下降了吧?

此时生理距离是5cm。

“小胜,我回来了。”推开门带着满身的疲惫,直到那抹熟悉的黄色映入眼中才全身心的开始放松。

小胜背对着我没有说话他做事向来是极为认真的,这时的他正在盯着锅里的咖喱。轻轻的走上去,驾轻就熟的轻握我过去不敢肖想的手。掌心的茧越结越厚,只有指尖还是带着淡淡的暖。

十指紧扣。

此时生理距离是0cm。

🐴完了不检查了直接发欢迎捉虫。
时间轴大概是幼年出胜→少年出胜→成年出胜(已交往且同居)
最后亲亲了,其实原本是打算-20cm,久总的20cm的。XD

指尖

光系出胜
单纯的甜饼

蝉鸣的夏天。嘭的绽开的,在小胜指尖上的花。

四岁那年的夏天是小胜个性觉醒的日子,无意中的小胜个性突然觉醒了,爆炸在瞬间发生。小胜的掌心变得血肉模糊,离他最近的我也被热浪伤到。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甜味,虽然小胜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我仍然感受到了。小胜在恐惧,身体轻微的颤抖,像小兽一样的咬紧牙关。这是幼时的我无法形容的感情,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了小胜的手腕。或许我原本是想握他的手的吧,可是却还是只敢握住他的手腕。他掌心的余温从他的手腕传递过来。

“小胜。”

此时生理距离是,5cm


又是预告
绝对会写完的
肤浅的灵感是咔酱应该长满茧的掌心

咔酱和出久之间的感情真的太强烈了,不是恋人就只能是敌人。咔酱又是战斗脑,除了出胜我想不到其他他们之间的可能性。出胜我比起逆更愿意拆啊,我就是出胜的狗🐶。

特殊之日

4月20日,星期四,晴。

绿谷出久咬着笔头,颇为苦恼的揉了揉自己乱蓬蓬的绿色卷发。

绿谷正在写日记,写日记是绿谷很久之前开始的习惯。

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或者有什么重要的事吗?绿谷认为没有,普普通通平平谈谈的一天。

咬了一会的笔头绿谷终于动笔了,——今天吃了拉面。
无聊的,干瘪的 如同挤牙膏一样挤出的六个字。

绿谷抬起头直视着黄昏时还是很刺眼的太阳。真亮啊,绿谷感叹顺便揉了揉自己被闪到的眼睛。

望着太阳,刺眼明亮却让自己移不开视线的光线,绿谷觉得眼睛有些异样。

伸出手揉了揉,有什么是温热的湿润的。啊……我哭了吗?

“小……胜?”

x全程意识流
x算个预告会扩写
x是咔酱不在的世界,出久自欺欺人的世界,时间永远停留在4月20日的世界。

画了这两只凶巴巴的小可爱。被基友吐槽他们我喜欢的角色都好像了,没办法我就是对这种小可爱没辙啊。都是阿爸的小宝贝,隐藏(?)的轰爆,零晃。姿势有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