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阔乐

必须做出改变

神明的玩笑


吸血鬼零×狼人晃

晃牙幼体化情绪不能好好控制
可以接受向下↓

小小的狼人拜访了吸血鬼。

平凡无奇的夜晚,朔间零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缓缓的从睡眠中醒来。他习惯性的把手往身旁一揽,试图把那个温热的身体揽入怀中。他长手一伸却扑了个空,努力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开始寻找不见了的“小狗”。

“小狗,小狗?”空荡荡的古堡里回荡着朔间零的声音并没有一点回应。朔间零从棺材里爬起来,他感到一丝丝不对劲。小狗去哪了,难道那群可恶的血猎又回来了?

脑海中一闪过这个念头他便不由得皱起眉来。他走出棺材,突然踩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低头一看,居然是一只小小的软乎乎的狼。

“小狗?”朔间零轻轻的晃了晃小狼的身子,用不确定的语气询问着。那只小狼砸吧砸吧嘴低低的嚎叫了一声作为回应。朔间零抱起小狼走出地下室,稳稳的把他放在沙发上静静地等他醒来。

朔间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过了一会小狼终于醒过来了。小狼眨眨眼睛,突然开口说到:“你盯着本大爷干什么呢?混蛋吸血鬼。”一开口小狼就发现了什么,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两只小小的毛绒绒的小爪子憋红了脸。“混蛋吸血鬼,你搞什么鬼。我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小狗冷静。”朔间零梳了梳小狼的毛发试图顺毛,“吾辈什么也没做,一觉起来汝就这样了。”“真的?”小狼龇着牙脸上满是不信任。“当然。”朔间零微笑。“勉强信你一回啦。”小狼晃了晃头,“嘭”的一声小狼变成了一个小孩。

那个小孩脸蛋肉嘟嘟的两腮上是显眼的婴儿肥,眼睛圆溜溜的在黑夜里闪烁着微弱的金色的光,个子小小的粉雕玉琢的一个小可爱。“晃牙。”朔间零的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微笑,“你这个样子很可爱。”

被唤作晃牙的小孩撇撇嘴,脸上是不属于这个外表的嘲讽表情。“可爱有什么用啊?本大爷这个样子生活都成问题了。”朔间零抱起晃牙蹭了蹭晃牙软乎乎的脸蛋,“这个样子没问题,吾辈会好好照顾晃牙的。”

晃牙红了红脸粗着嗓子回到:“本大爷不需要你这个混蛋吸血鬼的照顾,倒不如说一直以来是本大爷在照顾你吧。好好管好自己就行了,混蛋。”朔间零眯缝着眼睛像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吾辈很感动哦,晃牙是在担心吾辈吧。没问题的,放心晃牙也不会有问题的。我们现在去找那个不靠谱的神父吧,他或许有办法帮晃牙恢复。”

“那就拜托了。”晃牙打了个哈欠,虽然他觉得那个神父非常不靠谱。这次去找他他也八成不在,或许又在哪个小酒馆里和女人聊天了。但凡事总要试一试,他现在这个样子他一秒钟都不想维持。走几步就累了,没有吸血鬼抱着自己还真哪也去不了。

“那好走吧,晃牙。”朔间零轻轻松松的抱起晃牙离开了古堡。“晃牙困了就打个盹吧,汝现在这个样子大概一两岁很容易累。”伴着朔间零轻声的呢喃晃牙竟然真的在他的臂弯中睡着了。

“薰君,薰君?”朔间零敲了敲羽风薰家禁闭的大门,如果不是有吸血鬼不得到主人的允许不得入门他大概会直接把大门暴力拆开。“门外是谁?”羽风薰揉了揉眼睛身上还穿着睡衣,慢悠悠的打开了门。

“真是稀客啊,朔间你今天怎么来了?小狗呢,没跟来吗?”“跟来了。”朔间零坏心眼的笑了笑。“在哪里?”薰左右看了看没有人。“这里。”朔间零示意薰低头。薰一低头就看见了朔间零怀中熟睡的小小的小团子。

“啊?”薰傻眼了,“雄性狼人还有生孩子这种功能吗?”“当然没有,这就是小狗本人。这就是吾辈找汝的目的。”薰啧啧嘴“你们做什么了,小狗是突然变成这样的吗?”朔间零想了想“没有做什么,我一觉醒来小狗就这样了。”薰抓了抓睡乱的头发,“先进来吧。”

朔间零等这句话很久了,他大踏步的走了进来。“多多尼斯君倒茶。”薰走进地下室前对阿多尼斯吩咐到。“是阿多尼斯,你还是没有好好记住我的名字吗。”阿多尼斯随口反驳然后还是乖乖去沏茶了。

“大神怎么了?”阿多尼斯一边沏茶一边不忘问问晃牙的情况。“小狗变小了。”阿多尼斯沏完茶把茶端了过来。“大神现在这个样子很可爱。”“阿多尼斯君真是有眼力,吾辈也这么觉得。”阿多尼斯笑了笑便坐到了旁边的座椅上,两人喝着茶再无言语。

羽风薰终于出现了他的手中是一管红色的药剂,“给,小狗这个样子大概是中了哪个女巫或者巫师的咒。我尽力了,反正不会危机小狗的生命。实在不行你把他养大吧。”“不行。”晃牙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醒了奶声奶气的反驳着。“小狗体谅体谅我吧,如果不知道你中的是什么咒是真的不好解。”薰摊摊手一脸无奈。

晃牙听着听着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转。他看着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弱小累赘,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和他一战。这样的他帮不了零,帮不了零的自己又有什么理由留在他的身边。拼了命追上的零,又要离开了。或许和这具身体太小控制不住情绪有关吧,一想到他是累赘零要离开他的眼泪就止不住了。越哭越累最后又在朔间零的臂弯里睡了过去。

“好好哄哄他吧,他应该是害怕你会离开吧。毕竟他现在这个样子什么也做不了,他一定觉得自己是拖累吧。朔间,你不会觉得他是拖累对吧?”薰摸了摸晃牙软软的头发笑嘻嘻的问到。“当然了,薰君。”朔间零温柔的看着怀中的孩子“他是吾辈来之不易的珍宝,吾辈先走了。”朔间零招招手走出门以极快的速度回到了古堡。

“混蛋吸血鬼。”晃牙又醒了他用牙咬着朔间零的衣角带着哭腔的说:“如果本大爷变不回来……就放弃我吧。”朔间零没有说话他轻轻的揉着晃牙的脸蛋。“听到了吗?”晃牙加大了音量。“没听到哦。”朔间零继续揉着晃牙的脸蛋。“混蛋吸血鬼,你明明听到了吧!”“没有就是没有,吾辈不会听晃牙说这种任性的话的。”朔间零抱住了晃牙,“如果汝一直这么大,吾辈就把汝养大像薰君说的那样。晃牙,吾辈从来没有像这样感谢吸血鬼拥有无尽的生命。吾辈可以放心的慢慢把你养大,汝也可以放心的慢慢长大。汝长大了吾辈依然是这个样子,吾辈是不会放弃来之不易的珍宝的。”

“混蛋……”晃牙咬着嘴唇眼泪控制不住的流着。“现在放心了吗?吾辈的晃牙。”朔间零抵了抵晃牙的额头轻轻的笑了。
.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