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ʃ♡ƪ)

很友好

梅散之时

♪坚持不懈毁人不倦
♪鬼之子×梅妖
♪裕日
♪酸的不行
♪年下,这篇裕太8岁左右

无人知晓的小村庄,诞生了代表着不详的鬼之子。

刚刚出生时母亲就因他而难产死去。孩子的手中还虚虚的握着拳,像是在抓紧什么东西。可是那手中分明空无一物。

失去妻子的男人痛苦的独自抚养着孩子。男人对这个孩子的感情十分复杂,说不上憎恶但也绝绝没有喜爱。

每当看到孩子那张与自己十分不相似的脸,和那双仿佛洞察一切的碧绿眼睛。他就会觉得毛骨悚然,像是被狼盯上的感觉。月光下那孩子的眼睛里甚至会发出莹莹的绿光。

果然是恶鬼,鬼之子。男人这么想着。

无人管教的孩子,被村人退避三舍的孩子。在一个冬日的早晨踏入了禁忌之地。

葵裕太冲手心哈了口气,他的手指有些冻僵了。鼻头也被冻的红红的,踩在雪地上鞋子发出“咯吱咯吱”的踩雪声。他漫无目的走着。哪都好,哪都好。想要逃离,想要离去。

“早上好!”

突如其来的问好声打破了宁静。

裕太抬头向音源处望去。所见是淡淡的红,一身红纱在风中飘着被风吹的鼓起像一朵小蘑菇。

“真的好像啊……”

那人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就跳了下来。到这时葵裕太才看清了来人的脸。

橙色的发丝柔软的服帖的形成妹妹头,碧绿碧绿的眼睛里盈满了笑意。

像,太像了。葵裕太有些愣了,眼前这张脸与他像可怕。只是更加成熟,更加锐利。

同时又更加熟悉。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呢?裕太君。”那人眨了眨眼。
裕太回过神来,才注意到那人的一身盛装。荒山野岭里,一身盛装刚刚又从高的可怕的树上轻松跳下的生物。是什么?葵裕太认为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但是是妖怪还是神明又怎样呢?只要能带他离开就好了。

“你能带我离开吗?”裕太扯住了那人的衣角。小小的小团子站起来也勉勉强强到达那人的膝盖。

那个人蹲下身来,揉了揉小团子细软的发丝。“你认识我吗?”似乎是带着点希冀的。

“不认识。”葵裕太老老实实回答。毫不在意那人眼中的失落。

“那还敢和我走?你果然是裕太。嚼嚼♪吃糖果吗?”像变戏法一样的那人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糖果。花花绿绿的包装,葵裕太不想吃但是想看看。

“那就和我走吧。我是日向,葵日向。今后就叫我大哥吧。”葵日向冲葵裕太伸出手,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

那个人一定是光,是神明。

鬼之子如此想到。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