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阔乐

必须做出改变

傻子(四)文/薛时关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古人说的果然没错。
明明昨天还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软弱的弟弟。今天就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物了。
长工儿子叼着狗尾巴草悠哉的走在路上。
今天去看看他吧。带点桂花糕。他好像还挺喜欢的。哥哥就应该有哥哥的样子啊。
他忽然停了下来。
哥哥吗……对呀,是哥哥呀。

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傻儿子办公的地方。
推开门大声嚷嚷到:“我带了桂花糕。来吃点吧!”
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出来。“你来了。”他的脸上是属于孩子的笑,干净的,纯粹的。
“哥哥对你好吧。”长工儿子拍了拍傻儿子的肩。
“你最近是不是又长高了?”
“好像是的。还没量。”傻儿子吃着糕点含糊的说着。
“明明前不久还是个比我矮那么多的孩子呢。一转眼长这么高了。”长工儿子看着他像是在思考什么。
“是呀,一转眼。哥哥就这么矮了呢。”傻儿子调笑他。
这让他连感叹一下都没心情了。
“我说你小时候那么可爱啊。一口一个哥哥的,长的又是那么可爱。好了,不和你说了。最近怎么样?累吗?”
“还好。战争带来了伤害,也带来了利润。更何况现在他们还东北呢。”
“如果累了,就休息休息。注意身体。好啦,我该走了。”长工儿子拿起食盒起身准备离开。
“拜拜。”
“少说洋人的话。”长工儿子走之前来给他来了个爆栗。
走出门长工儿子舒了口气。他意识得到自己的感情。
那不应该是哥哥对弟弟的感情,那是男人对女人的感情。
这算是爱吗?男人对男人的爱,不能上台面的爱。
因为这是不能上台面的爱所以自己永远都不会告诉他。
反正他那么傻,也不会喜欢上别的姑娘吧?他努力的安慰自己。即使听起来那么苍白无力。

最近几天长工儿子有点忙,他甚至没有时间可以去看看他的弟弟。
今天终于抽出了时间,他带上了几盒糕点便上路了。

刚踏入门内他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仿佛要发生些什么一般。
和往常一样嚷嚷了一声,傻儿子就出来了。
“哥,你来了。”他看起来有些慌张。
“嗯,来了。”
“哥,我跟你说个事情。”他露出为难的表情。
“啥事?说吧。”
“哥,我订婚了。”
长工儿子顿时就僵住了。订婚了?他的心口痛的一抽一抽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变得七零八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