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阔乐

必须做出改变

傻子(五)文/薛时关


“人家姑娘肯嫁给你呀?”他努力的冷静下来,想从对面那人的脸上找出开玩笑的迹象。
“是父母介绍的。姑娘人也挺好。我就,答应了。”傻儿子苦笑。
“啊?这、这样啊。那你要好好对人家姑娘啊。”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明明是自己的嘴说出来的,他却什么也听不懂。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又是怎样回到家中的。
他已经什么都感受不到了。脑海中一直都是傻儿子的声音。

他答应了,他要离开自己了。他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天。
他感觉到心中被挖去了一块。很痛很疼。
他觉得他该离开这个地方。这里到处都是他们的回忆。
哪都好,离开这个地方。
现在也只有逃跑才能救他了。
不然他还能怎么办?难道还要他去他的婚礼吗?那未免太残忍了。
逃!逃!逃!他必须逃!
对了,征兵!
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去当兵,去打仗。反正死了妈妈和爸爸和弟弟们还有补偿金。
反正家里是非去一人不可。那就自己去好了。

他清晨便赶到了征兵的地方,草草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回到家后他郑重的告诉了自己的家人。他的妈妈抹了抹眼泪。爸爸则只是一根又一根的抽烟。弟弟们也消沉的不说话。
“好啦,好啦。”他摸了摸弟弟们的脑袋。“别伤心了。你哥哥那么聪明,打不过就跑呗。”
弟弟们依然不说话。不过,看起来好一点了。
回到房间他写了封信。给他最后的牵绊的信。
零零碎碎的写了一些嘱咐和自己要去打仗的事情。
然后打发别人在送行那天才送出去。
这几日他稍微平静了一些。日子也好过一些了。
然后就到了离去的日子。
他慢腾腾的到了火车站。火车站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送行的人。
他点燃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他知道不会有人来的。他特意叮嘱家人不要来送他,那么只会徒增伤感。

他低着头看着脚下的行李。突然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鞋子。
他顺着鞋子往上看,然后他僵住了。
“你来干嘛?”
“哥,你真的要去吗?”
“……”
“在那里,随时可能丧命。你可以不用去的。我会想办法。”
“……”
“哥……”
“不用说了。我决定了。”
傻儿子看着他,静静地看着。
他突然上前一步,轻轻的虔诚的像对待圣物一般印下了一个吻。
一个单纯的吻,真的仅仅是唇瓣贴着唇瓣。
“你真的是个十足的傻子。”
他飞快的分开。紧接着跳上火车。
火车门关了,隔开了他们两人。

“你怎么哭得这么厉害啊。”
“和我弟弟道了个别。”
“你和你弟弟关系很好吧。”
“是呀。

车门外的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他和他相遇的那天是个普普通通的阴天了。
因为他们不是主角啊。他们只是所有悲剧的配角的一员。
就像小人书里那样只有主角与主角的相遇才会是阳光明媚或者狂风暴雨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