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嘎的胡萝卜

这爱请一直相信

脑洞

天才的世界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吧?
那双眼睛里看到的世界又是什么样呢,
自卑感也是组成人的一部分啊。
是北斗星的脑洞。
原作向,会腾出时间写的。
平凡的北斗和天才的昴流。

幻之命

“想说些什么吗?”

玻璃摔碎的声音。

“感到可惜吗?”

“愤怒吗?”

“遗憾吗?”

“或者说……”

“只是释然呢?”

日日树涉猛的睁开了眼睛。

刚刚睁开的眼睛因为强光的直视而微微发热。

他揉了揉看不清的眼睛,四下环顾寻找着金色的身影。

淡的快要透明的金色。

还好。那金色还没有完全褪色,此时正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做噩梦了吗?涉。”

TBC(预告)

写了挺多的英涉了,但是都没敢发出来。这两个人太美好了同时又太难懂了。
这次依然很OOC但是我不要脸啊www

儿啊爸爸对不起你。有哪位太太知道怎么补救吗?求您救救孩子。(つД`)占tag致歉

有没有好心的Leo妈告诉我这个怎么办啊?有一道缝关不紧。第一次玩魔改好迷啊……救救孩子💦💦💦占tag致歉

他是龙

x北斗星
X和同名电影没有太大关系因为我没看嘎嘎嘎
x上半年写的黑历史现在也没填
x是预告XD

白雪覆盖大地,冬天悄无声息的进入了这个王国。

银装素裹的大地上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一步一步的前进着,他是如此的不显眼险些和大地融为一体。

他是冰鹰北斗,今年的贡品。在这个有龙存在的王国每年总是要选出一个他这样的倒霉鬼的,这个王国的国王认为只要献上贡品龙就不会侵犯国家。

北斗来到贡品的指定地点他搓搓了被冻的快失去知觉的手臂,望着身上华而不实的白色斗篷叹了口气。他默默地等待着属于他的宿命来临。

过不了多久北斗便听到了呼啸的风声,是龙挥舞翅膀的声音。他知道龙来了。

“哇!”清甜的少年嗓音传入北斗的耳朵里,并不是北斗想象中嘶吼的鸣叫。难道还有别的人在这里?北斗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这里是龙的栖息地普通人压根不会来。

“呀吼~☆你就是今年的贡品吧。”

一个少年走近了北斗,北斗抬起头来看见的是少年湛蓝湛蓝的眸子。

北斗有些惊讶。“这里很危险,龙随时会来。”惊讶过后便决定教育教育这个大胆的少年。

“唔……我吗?”,少年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我是龙哦!”






呀吼☆~你就是今年来送钱的转校僧吧!XD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北斗生日就不写什么奇奇怪怪的虐梗了
☆北斗星复健
☆新的一年依然喜欢北斗星
☆文不对题

还没回来吗……

北斗喝着咖啡,揉了揉皱着的眉。

已经十点钟了。北斗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

北斗正在等的人,叫明星昴流。是北斗的恋人,也是最近的高人气偶像。

北斗和明星早在上学时就认识了。但是真真正正的确定关系却是在毕业后。

那是北斗认为的在自己二十多年人生里,做过的最浪漫的事情。

在梦之咲的樱花树下,在漫天飞舞的樱花瓣里对自己深爱的初恋诉说自己的爱意。

结果不出所料,明星答应了。

于是两人就Happyend了。

你以为是这样吗?

太天真了!

虽然开始交往了,但是北斗发现。两人之间的关系好像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

明星仍然是那个天天嚷嚷着小北的笨蛋,自己虽然是那个有些木讷的小北。

是不是因为自己和明星在交往之前关系就和交往一样好,才会导致现在感觉关系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呢?

北斗稍微有些苦恼以前和明星关系好的自己了。

自己不善言辞,明星是个呆瓜。这样的两人要靠什么来表达爱意呢?

这种深深扎根在心中的不安在明星最近几天持续晚归后迅速发酵了起来。像是要把自己吞噬一般。

或许我们之间的恋情是错误的。

突如其来的想法席卷了北斗的大脑。

明星应当是太阳一样的,活在阳光与鲜花之下的。

就连明星的恋情也应该是被所有人祝福的,每个人都会称赞天造地设的。

他值得最好的,值得被所有人喜爱和祝福。

他不应该再经受任何流言蜚语的攻击和冷暴力。自己无法保护他就像在最开始的梦之咲一样……

越想北斗的心绪越乱。

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停止!停止!

北斗晃了晃头,似乎是想把这些危险的思想甩出去。

嗡嗡嗡……

手机突然响了。北斗被吓到了,他接过手机——是明星。

“晚上好呀!小北。☆”话筒传来的明星的声音和往常一样治愈人心。北斗稍微能喘口气了。

“呆瓜。现在几点了?已经不是晚上了。”北斗轻声说着。脸上是不易察觉的笑意。

“又叫我呆瓜。好过分哦,小北大人。不过看在今天你是寿星的份上就原谅了你吧。生日快乐哦!小北。”

听了明星的话北斗低头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日期。
12月17日——是自己的生日。

“你对这种事情倒是记得很清楚啊。”北斗的表情越来越柔和柔软的一塌糊涂。

“叮咚——”

是门铃的声音。北斗走上去打开门。

“生日快乐!☆”门外是明星。

裹着厚厚的围巾,带着毛绒绒的耳罩,鼻头还有点红。手里提着一个蛋糕盒子。

“小北大人,外面好冷快放我进去吧。”明星推了推没有反应的北斗。

“嗯……”北斗错开身好方便明星进去。

“明星,你手里的是……”

“是蛋糕!是我亲手做的,最近挤出时间来做的。是给小北大人的贡品。新的一岁也请小北大人继续待在我身边哦。”明星双手合十脸上是北斗熟悉的招牌微笑。

一切都明了了。明星的晚归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自己是笨蛋,是真真正正的呆瓜。

居然会有离开明星的想法,那人可是照亮自己的太阳,来之不易的恋人。

北斗简直想打自己一拳。最后一切的一切还是以和平解决了。

北斗靠近明星轻轻的像吐出的气息轻吻明星的耳朵。

“我喜欢你,明星。”

“我也最喜欢你了哦!小北。”明星眼睛亮晶晶的为北斗为数不多的真情表达感到高兴。

“不止是,喜欢哦。是爱。”北斗突然出声,说完又像是害羞一般别过脸去不敢直视明星的眼睛。

“嗯!我也爱小北哦。现在我们一起给我爱的小北过生日吧。”明星抱住了北斗。

“好……”北斗的声音闷闷的脸上布上了红霞。

不管怎么说,也是一次进步呢。

北斗想。

由言葉构成的爱之林会更坚固吧。反正自己是一定再也离不开太阳了。

梅散之时

♪坚持不懈毁人不倦
♪鬼之子×梅妖
♪裕日
♪酸的不行
♪年下,这篇裕太8岁左右

无人知晓的小村庄,诞生了代表着不详的鬼之子。

刚刚出生时母亲就因他而难产死去。孩子的手中还虚虚的握着拳,像是在抓紧什么东西。可是那手中分明空无一物。

失去妻子的男人痛苦的独自抚养着孩子。男人对这个孩子的感情十分复杂,说不上憎恶但也绝绝没有喜爱。

每当看到孩子那张与自己十分不相似的脸,和那双仿佛洞察一切的碧绿眼睛。他就会觉得毛骨悚然,像是被狼盯上的感觉。月光下那孩子的眼睛里甚至会发出莹莹的绿光。

果然是恶鬼,鬼之子。男人这么想着。

无人管教的孩子,被村人退避三舍的孩子。在一个冬日的早晨踏入了禁忌之地。

葵裕太冲手心哈了口气,他的手指有些冻僵了。鼻头也被冻的红红的,踩在雪地上鞋子发出“咯吱咯吱”的踩雪声。他漫无目的走着。哪都好,哪都好。想要逃离,想要离去。

“早上好!”

突如其来的问好声打破了宁静。

裕太抬头向音源处望去。所见是淡淡的红,一身红纱在风中飘着被风吹的鼓起像一朵小蘑菇。

“真的好像啊……”

那人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就跳了下来。到这时葵裕太才看清了来人的脸。

橙色的发丝柔软的服帖的形成妹妹头,碧绿碧绿的眼睛里盈满了笑意。

像,太像了。葵裕太有些愣了,眼前这张脸与他像可怕。只是更加成熟,更加锐利。

同时又更加熟悉。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呢?裕太君。”那人眨了眨眼。
裕太回过神来,才注意到那人的一身盛装。荒山野岭里,一身盛装刚刚又从高的可怕的树上轻松跳下的生物。是什么?葵裕太认为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但是是妖怪还是神明又怎样呢?只要能带他离开就好了。

“你能带我离开吗?”裕太扯住了那人的衣角。小小的小团子站起来也勉勉强强到达那人的膝盖。

那个人蹲下身来,揉了揉小团子细软的发丝。“你认识我吗?”似乎是带着点希冀的。

“不认识。”葵裕太老老实实回答。毫不在意那人眼中的失落。

“那还敢和我走?你果然是裕太。嚼嚼♪吃糖果吗?”像变戏法一样的那人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糖果。花花绿绿的包装,葵裕太不想吃但是想看看。

“那就和我走吧。我是日向,葵日向。今后就叫我大哥吧。”葵日向冲葵裕太伸出手,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

那个人一定是光,是神明。

鬼之子如此想到。

太适合了……
配上节分刀简直了
可能会画画
也可能会写文
先存一下
占tag致歉

稻草人与乌鸦之恋

x没写完的预告
x私设很多
x剧情瞎搞

“我呀,喜欢老师哦。”临近毕业的一天坐在手工部的椅子上默默注视着宗的mika突然发声。“你又在胡说些什么啊?果然是大脑空空的残次品。”和往常一样宗专心致志的做着手中的活头也没抬。“不是胡说啦,是真的喜欢老师哦。”mika的神情一如往常。“老师我今天还有兼职先走了哦。”如今的vk早已不需要mika努力做兼职来凑齐演出费用了,可mika却像上瘾了一样执着于兼职。用mika的话来解答“我想帮老师做点什么。”真是狂妄的残次品啊,不过这份心意并不让人讨厌。

mika推开椅子站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书包。“我走了,老师。”宗仍然没有抬头,mika默默的注视着这个他憧憬的身影转身离开了。

mika刚走宗如释重负的趴在桌子上,神情有些异样。他当然知道mika的喜欢是什么意思,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回应。他看着空无一物的前方发出叹息,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早已不是学院的帝王,更不是什么操纵万物的神,他现在只是普通的将近毕业的高三生而已。可是mika不懂,在mika的眼中自己或许还是过去那个威风凛凛的样子吧。对于mika的崇敬他享受着又害怕着,他享受mika看他时眼中闪烁的光,他害怕当mika终于明白真相时失望的眼神。

他是稻草人,mika是乌鸦。mika如果一直守着他是不会有进步的,虽然口头上义正言辞说希望mika能展翅高飞离开自己,但心中却满是寂寞卑劣的希望mika永远不要离开。其实只要自己说了mika一定会去做,但是自己果然还是做不到卑劣的如此彻底啊。

贼拉可爱了!谢谢小天使♥

沫:

@这心里啊满满的都是咔啊
太太對不起。
其實我不會畫畫(...)
甚至失去了打tag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