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ʃ♡ƪ)

很友好

不会结束的夏天

x无脑糖
x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听着打上花火写的
x渣

天气很好,明星整理着行李。今天八点得赶到车站搭上通往海边的电车,结束自己的高中三年。

“母亲,我出门了。大吉就托您照顾了。”明星背起鼓鼓囊囊的背包挥挥手和母亲告别,踩着轻快的步子一路往车站赶去。明星此时的心情很奇怪,像是在于什么告别又像是要迎来什么,不轻松也不沉重。

今天是Tickstar 的毕业旅行也是Trickstar 最后一次集体活动,虽然不舍但是这三年的相伴明星已经很开心了。电车来了,明星停止了胡思乱想稳稳的踏上了电车。

电车缓缓的行驶了起来,明星选了个靠窗的位置。

稍微有点寂寞呢,毕竟是最后一次集体活动了吧

....以后还会不会再见呢? Trickstar 的大家。明星歪歪头靠着车窗有点犯困,小小的睡一会吧。明星这么想着靠着玻璃窗闭上了眼。

“醒醒,到最后一站了哦。”有谁在拍自己的肩,明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电车长。

“呜哇! 抱歉,抱歉。我睡着了。”明星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没关系,现在下车吧。”电车长并不怎么在意。明星急忙抱起背包跳下电车,走前还和电车长挥了挥手。

”明星君总算来了啊。”明星听到熟悉的声音回过头果然是游木,“阿木,好久不見哦。”“说什么好久不见啊,其实前几天毕业典礼才见过吧。”“我只是想說這句話啦,阿木不愧是呆瓜二人組的一員抓住了吐槽的点哦。”明星笑嘻嘻的回答。

两人来到Trickstar 集合的地方,“衣更君,明星君来了哦。”游木冲远处的真绪招了招手。“阿木?”明星突然开口。“明星君,什么事?““小北在哪里?”“北斗君吗? 今天他还有一点工作晚上会赶过来吧。“游木想了想回答说。“小北真辛苦啊。”明星叹了口气。“是啊。”游木点点头转眼又跑去帮真绪搭帐篷了。

搭好帐篷吃完午饭三人稍微玩闹了一会天就快黑。“小北还没来吗?。明星眨眨眼睛。“可能被什么事耽误了? Trickstar 最后一次集体活动北斗个会缺席的,明星放宽心。”真绪笑了笑从身后的背包中翻了翻。“给,明星的,真的。”

明星顺手接过仔细一看发现是浴衣。“阿绪。这个给我们做什么?”明星不解。“今天这附近有个祭典,会放烟花哦。说到祭典就不得不提浴衣了吧? 漫画里的主角就是这样的呢,好歹是高中最后一次旅行了,做点又中二又蠢的事吧。”真绪笑着。“没问题哦,阿木今天呆瓜二人组就暂时变成呆瓜三人组吧?”明星大笑拍着游木的肩,"没问题哦,明星君。”游木也笑着回应。

少年脆弱又敏感,坚强又迟钝。面对即将到来的离别只愿用笑容面对。

明星换好了浴衣,浴衣长长的走路有点不方便。真绪走上前来帮自己稍微整理了一下,果然好多了。阿绪果然很像妈妈。明星在心中嘀咕着。“好,明星,真。现在我们自由活动想吃什么或者想玩什么自己去玩吧,八点左右这里集合大家一起去看烟花。”真绪拍拍手试图吸引呆瓜二人组的注意。‘我知道了,阿绪。”“好的,衣更君。”

三人纷纷散开了,这次的集体活动让明星想到了高中时的夏季特训,明星慢悠悠的迈着步子享受着久违的悠闲。

“明星。”有着熟悉触感的手搭上了明星的肩,明星回过头是意料之外的人物。“小北!”明星扑了过去给了北斗一个大大的拥抱。北斗苦笑,“很热哦,明星。”“小北,你终于来了。”明星松开北斗脸上是灿烂的笑容。“嗯,我来了。”北斗盯着明星嘴角不自觉的上翘。

“明星。”北斗牵起了明星的手。“怎么了? 小北。”“要和我去特等席看烟花吗?”北斗微笑。“好啊。”抱歉了,阿木阿绪。明星在心中道着歉。北斗看了看手表,7点56。他牵着明星的手奔跑了起来就像明星曾做过的那样。

好不容易气息不稳的明星和北斗终于赶到了北斗口中的特等席,一片广阔的草地。明星拉着北斗一屁股坐下几乎是在同时烟花在他们头上点缀着星星的天空中绽开了。

像是真的在天空开了花一般,绚丽的缤纷的烟花在漆黑的夜晚展开。明亮的烟花映照在北斗和明星的脸上,两人对视又一齐笑了起来。北斗看着明星被烟花映照的亮晶晶的比平日还闪亮的眸子。几乎是情不自禁的轻轻的柔柔的又不容拒绝的吻上了他注视已久的唇。是想象中的柔软,甚至比想象中更柔软带着明星吃过的苹果糖的甜味。明星被吓了一跳,北斗自己也恍若梦中。两人再次对视,却是再次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

评论(13)

热度(21)